跨越大洋,明代“沙县画派”古画回乡啦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3:23

明代沙县俞奇逢《花鸟图》设色,绢本,横38厘米,纵128.5厘米。

《故宫画谱》中的俞奇逢作品《三思图轴》

俞奇逢《花鸟图》局部

●三明日报记者 王长达 文/图

“这两个多月,我天天心里美滋滋的。”沙县收藏家江剑飞告诉记者,他最近从美国淘回一幅明代花鸟画,是明代沙县画派画家俞奇逢的手笔。

明代沙县画家的花鸟图

这张古画,设色,绢本,横38厘米,纵128.5厘米。

画中,一湾小池,池边立着嶙峋假山,三只锦鸡避在阴凉处,左顾右盼,假山后牡丹逸出,绿意葱茏,鲜花或露或隐,花瓣或粉或红,国色天香;假山中部探出一棵梅花树,枝分数杈,绿叶初萌,梅花竞相绽放,水红艳红,各具神采,两只喜鹊驻足枝头,一俯一仰;两只翠鸟正掠过梅花枝顶,春意盎然。整幅画,工笔细绘,色彩艳丽,特别是锦鸡的羽翎、梅花的花蕊画得极其细致、立体,这是典型的明代宫廷花鸟画风。画上题款“闽沙俞奇逢”,钤印“俞奇逢印”“原父氏”。俞奇逢是明代早期院(翰林图画院)体派花鸟画开山鼻祖边文进的传人。

边文进与沙县画派

边文进(约1356-约1428年),字景昭,沙县兴义坊(今凤岗镇)人,明初重要的宫廷花鸟画家。永乐间以善画召至京师,任武英殿待诏。洪熙元年(1425年),任锦衣卫指挥之职。宣德元年(1426),年七十余,因滥举之罪罢为民回乡,后在家乡谢世。其画风继承两宋院体工笔重彩的传统,作品妍丽堂皇,精细工致,“花之娇笑,鸟之飞鸣,叶之反正,包之蕴藉,不但勾勒有力,用墨无不合宜,宋、元以后殆其人矣”(《中国画史》),当时他与擅长画道释人物的蒋子成、擅长画虎的赵廉,被称为“禁中三绝”,解缙曾赠诗,誉其为“当代边鸾”。传世之作有《竹鹤图轴》《竹鹤双清图轴》(与王绂合作)、《杏竹春禽图轴》、《三友百禽图轴》等,被故宫、上海博物馆等收藏。

边文进对以林良、吕纪为代表的明代花鸟画风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。据《闽书》《延平府志·沙县志》等记载,边文进的儿子楚芳、楚善、楚祥,女婿张克信、外甥俞存胜均得其家法,亦善画禽鸟,俞奇逢(存胜后嗣)、俞必兴及邓文明、罗绩、刘琦、卢朝阳等后人宗其法,形成了明代较有影响的沙县画派。“俞存胜,边文进外甥,花果翎毛师舅氏法,与边文进之子边楚芳、边楚善一起供事内殿”。清乾隆间彭蕴灿《历代画史汇传》记载:“俞奇逢,明,沙县人,世业翎毛,精于花卉。”

沙县罕见明代画派作品

遗憾的是,现在边文进的作品在沙县付之阙如,也找不到边氏的后人,其他明代沙县画家的作品也极罕见。

江剑飞在《故宫画谱》中发现有俞奇逢的《三思图轴》。俞奇逢还有《三猫图》存世。近几年拍卖市场上出现过《鞑子田猎图》《花鸟》等俞奇逢作品,均来自日本华侨或日本关西画院藏品。其中《文禽图》,2009年中国嘉德第19期拍卖会,以13.44万元成交,题识“闽沙俞奇逢”,钤印“俞奇逢印”“原父氏”。

鞑子、鞑靼,是明代汉人对北方的少数民族如蒙古族、满族等的称呼。从俞奇逢的作品可以推断,他有北方生活的经验,或许曾到过塞外蒙古族生活的地区。

“此画可作沙县一宝”

江剑飞专注收藏本土文化藏品。今年,他在加拿大的一位朋友在美国拍卖市场见到俞奇逢的《花鸟》,江剑飞得知后就托朋友购回。此画今年3月从美国寄到沙县,被江剑飞珍藏。

江剑飞还打听到,此画收藏者是一位福州籍的高工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此人在外贸局做采购员,常出差到沙县鞋厂、五金厂、雨伞厂采购。一次从三观堂陈姓人家处购得此图,并用绢裱好收藏。此人1989年去了美国,现在已82岁,年事已高才把收藏品拿出来拍卖,有幸被江剑飞的朋友发现。

此画底部虽有一些断纹,但仍然不失为一件珍贵文物。最近,黄瑞霖、郭舒等我省书画名家特地到沙县品鉴了此画,肯定了其价值。浙江东阳的古字画收藏大家得知后想收购此画,被江剑飞婉拒。

“这件古画应当珍藏到县里的博物馆,作为镇馆之宝,作为明代沙县画派的历史见证。”这是江剑飞的心愿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